栏目导航

科技前沿 娱乐新闻 法律在线 体育新闻 军事新闻 历史咨询 时尚新闻 旅游新闻 女性生活 社会新闻
法律在线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法律在线 >

凭灯笼获波士顿最佳艺术家奖看台北艺术家如何讲述中国故事

发布日期:2022-07-26 07:3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在全球化的今天,随着去往世界各地升学、旅行和工作拓展等行为愈加频繁,我们的生活轨迹逐渐不再局限在一个城市,所谓的“故乡”和“家”带来的归属感,开始随着自身的迁移而不停流动。

  我们大概都有着类似的情感经历:客居他乡时,会格外想念少年时代的故乡,想念故乡美食的那一抹独特风味、想念无比熟悉又尘土飞扬的放学路、想念总和朋友们周末闲逛的公园和小店。故乡在回忆中被打磨得闪耀动人,但等真正踏入现实中久别重逢的故土,却又会产生一种细微却无法忽视的疏离感,进乡却情怯,反而,开始想念久居的异乡生活。

  以《灯笼故事(Lantern Stories)》引起广泛关注的台湾艺术家吴育雯(Yu-Wen Wu),也正是以迁徙所带来的情感为核心,进行创作,一起去她的世界看看吧!

  以上的作品,都来自台湾艺术家吴育雯(Yu-Wen Wu),一位在波士顿生活工作的跨学科艺术家。

  出生于台湾,在7岁时,吴育雯就随家庭移民到波士顿开始求学生活。身为移民,所经历的文化冲击使她能够与这个群体进行广泛共情。移民身份所带来的主观性,也是她艺术作品的核心,同时也启发着她,开启了在移民领域的种种思考——研究流离失所、抵达、和受到文化同化的人们,和他们进入新国家的身份认同问题。

  这些问题,站在艺术、科学、政治和社会问题的十字街头,向艺术家提出召唤。所以,她的作品类型也同样十分广泛,包括大型地图、特定地点的视频装置、社区参与实践和公共艺术。在这种跨媒介和城市公共空间的创作,使得她能够和更多样的受众进行隔空对话。

  吴育雯在接受采访时这样说:“为作品选择怎么样的地点,是我想解决的问题和现实限制相结合之后自发驱动和确定的。在其中,我的观众是谁、我想接触谁,是作品地点的一个决定因素,因为公共艺术的好处,就是接触到更多样化的受众。但我不用必须选择“工作室艺术家”或“公共艺术家”中的一个身份,他们不是相互排斥的,反而是相互影响的。”

  对她来说,正如一个问题是受到多个方面的影响而产生,艺术实践也可以通过多种形式来展现。社区参与元素对她来说,也异常重要。吴育雯认为,如果在为公共领域创造艺术,那么艺术家需要听到占据那个地方的人的声音。

  也正是这种在地性的对话诉求,让吴育雯形成了跨学科研究和艺术表现模式。在“Leavings/Belongings”研讨会上,她与参与者就同化、身份认同、处理种族主义和社会不平等挑战和问题进行了许多批判性对话。

  参与者普遍有一种感觉,好像每一个流动又不能确定归所的人,每一次迁移都在划出一条细线,这些细线形成了你的行动轨迹,而又杂乱,恰似一张蛛网,所以我们不能像我们的祖辈们那样,清晰地找到自身属于哪里。迁居几地,便哪里都是离愁。

  跨越文化,便不得不接受同化和整编。在同化中,有许多传统被改编或丧失。我们的文化身份在其中,可以被牺牲,或者更糟糕的、被完全抹去。那么你如何“属于”而不变得隐形呢? 这是吴育雯思考的起点,也是仍处于错位阶段的问题。

  她认为外界对移民社区存在着很多误解:主要是恐惧,因为对移民美国的人及其原因缺乏了解。为此,吴育雯展开了一系列的艺术项目;并且她还尝试邀请当地社区参加公共“Leavings/Belongings”研讨会,这个研讨会向所有想分享移民故事的人开放。吴育雯期望能够一起创造对话,将经验、世代、种族和其他社会“边缘”联系起来,创造一个倾听这种大规模的声音并了解这个民族非凡多样性的平台。

  作品《灯笼故事》(Lantern Stories,创作了31个灯笼来照亮波士顿唐人街的历史、文化,引发人们对亚裔移民的更多了解)

  《金山的祈祷者》(GOLD MOUNTAIN PRAYER)右侧这幅画是对中国人在旧金山的人口统计,每朵莲花代表大约1500名中国人。在许多佛寺中,莲花的光代表僧侣们为之祈祷的灵魂之光。

  (一个持续的综合性艺术项目,包括雕塑装置、文本、摄影、视频和表演,呼吁关注难民)

  本尼迪克特·安德森(Benedict Richard OGorman Anderson)在《想象的共同体》一书之中指出,民族作为一种想象共同体,需要地图、博物馆等地理和城市景观参与建构。在艺术创作中,吴育雯也借助城市景观和地理,试图构建属于移民的身份导航。

  在名为《内在导航》(Internal Navigation)新作品中,吴育雯既是艺术家又是地理学家,将她跨越世界和环境的运动转化为丰富详细的图纸和装置。她的故事通过各种不同的媒体过滤,在其中,她试图确定自身的内在位置、过去的时间长度以及未来的距离。在其他一系列作品中,吴育雯也经常借助地图和距离来思考身份。

  这些迁移而带来的“侨寓”经历,产生了我们情感上的落差和变化,早被白先勇、沈从文和周作人等一票作家所观照描写。

  瞬息的思念在文本中流淌。在文本捕捉之外,我们走进情感深处,穿过对表面情感纹理的描摹,究竟如何处理因迁移所带来的身份疑惑和情感波动呢?又怎么和拥有这种情感的社群进行艺术对话呢?艺术家吴育雯(Yu-Wen Wu)正是以移民和公共艺术装置为核心进行创作,在看过她的以上作品后,相信你能得到关于这些问题的,一份属于自己的答案。